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5

,最快更新我为虐渣狂[快穿] !

不过张跃春并不将这个放在眼里,反正张家已经在他的手里,前阵子庙里的和尚还通知他张灿得了疯病,就算温禾跳出来证据十足又怎么样?没人理他!

只是他还是有些担心,他确定温禾已经死了,是他亲手下药将他吊死的,他看着温禾艰难地呼吸,眼眶慢慢的凸出来,嘴里说着刻薄的话,说出所有的真相,看着他活生生地咽下最后一口气的。

明明是个死人了,怎么还会蹦跶出来?

这是让张跃春最害怕恐惧的一点。兴许他自己重生就已经很诡谲,他对这种灵异事件很是避讳,平时多有求神拜佛。消息一出来,愤怒之后就是恐惧。

他连忙打了一个电话:“快点到温禾老家查一查,看他到底死了没!”

又打电话派人去庙里看住张灿,就是疯子他也不放心。

很快,下午他就收到了回话:温禾没有死,而且早就已经离开老家。

简直晴天霹雳。

张跃春想:难不成温禾也重新活了过来?他要来找自己报仇了?肯定害死这样,公开身世应该是他走的第一步,他肯定还有后招。

他忽然响起当时在濒死的温禾面前说的话。

那个时候所有的仇怨都得报,压抑了两年的情绪终于爆发,他大骂陈惠,大骂温禾,话语恶毒狠辣,却说出了不少秘密去,其中包括陈惠死亡的真相。

“跟你那个贱`人亲妈团聚去吧!”

当时不经大脑只顾自己痛快,现在张跃春无比后悔。

他脸色青白地坐在椅子上喃喃自语:“必须把他找出来做掉!”如果温禾以陈惠亲生儿子的身份要求彻查陈惠当年的事故,这是无法阻止的!

他无法容忍自己身上有任何罪证的脏水,他是重生的男人,一定会登上人生的巅峰傲视群雄,他忍了两年多,绝对不能让温禾毁了一切!

有钱很多事情都查得出来,张跃春请的人查到了温禾的身份证买火车票的痕迹,虽然后来消失在呈海市,不过好歹有了线索,三天后温禾的踪迹就查了出来。、

看着那个熟悉的快餐店名字,张跃春脸色铁青:“果然是他,那天攻击我的人一定是他。”他仔细地再次回想了当年杀害陈惠的事故,确定没有留下任何隐患,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敢怎么样,还是得铲草除根才行。”

在张跃春的眼里,温禾还是那个沉默寡言,普通平凡的农村仔,因此他出钱雇用了一批混混,让他们将温禾绑来。

郁宁并不打算隐瞒行踪,他辞了快餐店的工作,在家里做了一些好东西,因此在某一天他出门时被一辆面包车拖进去时,他并不十分惊慌。

三个混混在道上有些名气,做了许多坏事,收人钱财替人消灾的事情做了不少,杀个把人也不在话下。张跃春打算让温禾跟陈惠一样车祸死去,他们就将车子往偏僻地开,最后开往当年陈惠出事时的环山公路。

在半路上郁宁就猜到张跃春的想法。

这三人没有捂住他的眼睛,眼中充盈着煞气,一看就是要沾染人命的模样。虽然有些遗憾张跃春没有亲自到场,不过有这三个人也不差。

面包车在山顶停了下来,郁宁被拖了出来,一人看着他,两人在车上做手脚。

“好了,将人拖进来——”

车上两人刚下车就看到本该被绑住的男人笑眯眯地站着,地上躺着他们的小伙伴。

两人反应也快即刻冲上来制服他,郁宁也不着急,漫不经心地撒出一包药粉。他正好站在上风口,那些药粉瞬间就糊了那两人一眼,下一秒两人动作一顿,同时扑倒在地一动不动。

“打不过我才不跟你们打呢。”郁宁乐呵呵地将三人绑好,然后一一踹醒,掏出录音笔。

张跃春迟迟收不到回音,打电话过去却没人接听,心下急躁不安,过了一晚再打,竟然关机了。

他的脸色很不好,不得已再打电话找别的人。心里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