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2-3

,最快更新我为虐渣狂[快穿] !

而且高中学历在这里根本不够看,还不知道人家看不看得起。他自己虽然掌握了不少技艺,不过没有证,人家也不信。

难不成还要先花时间和钱去考证?傻逼吧?

最后郁宁选中了包三餐和提供员工宿舍的快餐店,并且顺利被录取,月薪两千七百五。

工作的快餐店是一家大型快餐连锁店的分店,生意很好,郁宁多年没有碰过计算机,因此只能在后厨装饭盒,偶尔还需要送外卖。

这样的生活实在是有点苦逼,享福多年的谆善皇后实在觉得累得慌。好在温禾从小做农活,身体倍儿棒,这才撑了下去。

有了落脚点→员工十二人宿舍

有了一日三餐→卖不出去的快餐

前谆善皇后娘娘开始思考改善处境。周末下午是一个星期中唯一的假期,郁宁将满身的油烟味洗刷干净,打算出去逛一逛。

他在广场上的长椅上坐着,外头的空气比油烟肥腻的后厨好多了,郁宁深深吸了一口,觉得被油烟糊住的思路也清晰了起来。

首先,他目前不能出现在张跃春面前蹦跶自己还没死,那肯定是找死的节奏。

其次,张跃春有可能不是温家的孩子,因此揭开张跃春的身世之谜这个任务只要能够找到温禾的亲爹张灿,证明自己是他儿砸就行了。如果张跃春就是张灿领养的那个孩子,那么接受温禾是自己亲生儿子就不那么难了。

从光球那里得来的补充资料得知,当年张家父母是下乡的知青,两人在乡下结婚,后来得到返乡的机会,张灿在家人的谋划下成功回城,留下怀了孕的张母陈惠。

张母家在动乱中已经败落,根本没人也没方法为她的回城奔走。张家看不上张母,打算为张灿另找一位大家闺秀,奈何张灿苦苦哀求父母帮忙走动把张母弄回来,想到儿子和孙子,张家人妥协了。

张母就是在那样的背景下生产的。

看着生下来有缺陷的儿子,她恨不得死过去。张家好不容易看在她肚子里的孩子的面上,答应将她接回去,接纳她,可是这个孩子将一切都毁了。

那样的年代,生了这样一个孩子,她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更不要说跟张灿团聚!

在她绝望的时候,她看到了身边另一个孩子,健康的孩子。

她用自己身上所有的积蓄封住了接生婆的嘴,写信给张灿说自己生了他的长子,八斤四两重的长子。

那个接生婆就是温禾老家人,郁宁试探着找过她,却听说她早几年就生病去世了。那么能够证明温禾身份的只剩下当今科技了。

他需要跟张灿做一个亲子鉴定。

从温禾的记忆中,张灿对待温禾态度十分不好,他不希望张跃春找个男人以后断子绝孙,对待张跃春的态度就是个普通的慈父。

因此郁宁可以推测张母并没有把真相告诉他。

张灿是一个关键点,听说张母死了之后张父就将家业交给了张跃春,住到了庙里。

那庙在隔壁市的万寿山,郁宁上网了查了查,坐城巴俩个多小时就能到。现在他身上总共有现金两百六十七块,当初他没有找工作包吃包住,这点钱都不够在呈海市这个地方过上两天,不过现在用来搭城巴绰绰有余。

郁宁愉快地投了十块钱进投币箱,扶着扶手站了三个小时,才到了长寿山下。

下车后他已经面色青白脚步虚浮。

喝水蹲在路边缓了好久,郁宁才重新站起来。抬头就能够看到长寿山矗立在眼前,半山腰金黄色的殿宇非常醒目。

爬了一个小时才爬上山,郁宁叫过一个一个小沙弥,问他:“来这里修行的张灿张先生在哪里?”

小沙弥摇头:“张施主不见外客。”

“我是他外甥,不算外客。”

“对不起,张施主不见外客。”

郁宁收起脸上的笑,有锐气从眼中闪过:“是他不想见,还是不能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