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1

,最快更新我为虐渣狂[快穿] !

山间空气清新,一大清早公鸡领着鸡崽子晃晃歪歪地走在小路上,发出的声音清脆,在寂静的早晨显得生机勃勃。

“嘶——”郁宁将沾湿的旧毛巾拍在脸上,那股冰凉令他不由得发出声音。

山里的水凉,特别是这样寒冷的冬天。从上一个任务中做了几十年皇后而印在骨子里的懒散一下子就被驱散了。

郁宁大力地用毛巾将脸搓了好几下,这才精神抖擞起来。

大步走向厨房,他将昨晚剩下来的粥热了一下,敲了一个蛋下去,将就着喝下。胃部暖起来,整个人也暖了。

吃完早餐,郁宁就收拾起东西。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他刚接收这个身体的时候,原主温禾正把自己吊死自房梁上。

不是自杀,是他杀。凭着温禾的身高根本不可能踩在桌子上将自己吊到房梁上。

不过如果不是郁宁过来了,村子里的人肯定认为温禾是自杀的,因此一个星期前,温禾相依为命的奶奶摔下山坡,死了,温禾“上吊”那天正好是温奶奶的头七。

没有了唯一的亲人,而温禾又一向怯弱,被大学遣退了,声名狼藉,家中有没有钱财……想死是很正常的吧?

郁宁刚来的时候险些被吊死。

他不说阅尽千帆吧,好歹也做过几个任务了,这种一来就吊在房梁上的经验还真没尝试过。他根本发不出声音求救,扑腾了一会儿才使尽所有力气拉扯着绳子触碰到房梁,使劲儿做了一个引体向上才双手趴在梁上。

绳子绑得是死结,他解不开。他检查这具身体的伤势,没有外伤,只有被勒伤的喉咙。只不过现在时机地点不对,他也不想去看任务,只想着先把自己放下来。

现在半夜,周围一片寂静。

想了想,郁宁将自己脚上的鞋子脱下来,使劲儿往窗外扔出去。关着的老旧窗户被撞开,鞋子落在窗外。咬咬牙又扔出另一只鞋,这一次他幸运地击中隔壁家的窗户。

一时之间犬吠声传来,惊醒了睡梦中的人。

那只狗将郁宁的鞋子咬起来,站在温禾家窗下直转悠。

隔壁家一间房的灯亮起来,窗户被推开。

“阿黑!做啥呢?”开窗的男人吆喝着阿黑让他别叫了,阿黑不理会仍在窗下徘徊。男人困惑地往对面的窗户看去,

他家的地势比温禾家低,他这么一抬头看去,就看到晾在半空的一双腿。

男人的眼珠子睁大,嘴巴微张,忽然大叫一声。

附近几户人家都被吵醒了。郁宁也因此得救。

乡下的人大多淳朴,郁宁被救下来之后收到不少安慰,还端来了一碗不知是谁端来的甜蛋羹。

等人都走了,郁宁才松了一口气。喉咙痛得厉害,他无法回应那些好心人。这个时候他才有时间来看这一次的任务。

光球在郁宁甫叫它的时候就冒了出去,郁宁有些恍惚,然后笑了:“怎么觉得好久没见到你了?”

这种熟悉中夹杂的陌生感,光球也有一点感觉。它似乎有些害羞,球体闪了闪,才说:【本来就挺久,你说说你在上一个任务滞留了多少年?】说完又觉得自己这个语气不太好好像是在埋怨那一位似的,赶紧补救;【不过那样也挺好的,我看你变化挺大的。】

即使是穿着廉价的旧套衫和大裤衩,这时坐在桌子边喝水的郁宁,举手投足之间透出刻进骨子里的优雅,那不是任何巅峰演技能够复制出来的气质底蕴。

不过二十多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怎么了?”郁宁将水杯放下,又捏着喉骨小声地咳嗽了几下,“先把任务给我,是谁害得我刚来就被上吊,我非得抽他。”

一说话,虽然说得直白粗暴,那股气势却令人心尖颤动。

光球身上的光也晃了晃,它这些日子实在无聊,就缠着组长为他科普一下那个据说很牛逼的系统,缠得多了,它才得到一点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