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4

,最快更新我为虐渣狂[快穿] !

陆羲没有职位,因此不用早朝,不过第二天早朝的热烈程度根本不用特意去探听就能传到耳朵里——没办法,只因为这天的早朝实在是太精彩,各方撕逼简直叹为观止。

先是有御史弹劾五皇子行为无状,酒后荒淫、沾染兄妾,不义不悌。

隆庆帝震怒。

三皇子出列痛悔自己当时太过惊惧竟然忘记遮掩皇室脸面令皇室蒙羞真是愧对祖先。

五皇子也出列痛哭:儿少不更事经不起勾引撩拨,实在对不住父皇一片教导。

五皇子系官员也出列称五皇子年少,都是那勾引五皇子的贱`人的错,求皇上收拾那贱`人。

二皇子:……

那贱人是他的妾。他恨恨地瞪了一眼三皇子,觉得这个同胞弟弟着实可恨,在这种时候不是要一致对外?瞧瞧他说的那些话,句句将自己摘出去却忘了自己亲哥还在泥里挣扎呢。他一生气,也趴地上哭。

这场早朝因为这件事吵吵嚷嚷了许久,后来以隆庆帝将五皇子罚俸半年,三皇子禁足半个月回府整治内院结束。这波混乱结束后,隆庆帝很疲惫,没想到这时候另一个御史又出列摆出告状的姿态。

“爱卿有何事?”

这个御史是个新人,平时的好料都轮不到他播报,昨天晚上是他好运竟然目睹了一桩丑闻,他肯定第一手资料肯定是他的!他心里笑开了花,脸上却庄严,咳嗽一声,开始朗朗读出昨晚写好的走着,那叫一个慷慨激昂。

总结一句话:的陈尚书之子陈源夜逛青楼无钱被抓了,这事很严重很丢人,陛下你要严惩以正风气呀!

隆庆帝气得脸歪了。自己儿子舍不得罚吧,别人的儿子就不用手软了。即使陈宜兴是自己人。

陈源撸掉翰林编修的职,陈尚书教子不严家风不正,也回去反省几天再回来吧。

虽然下朝后隆庆帝将陈尚书叫到御书房里聊友情,诉说自己的苦衷期望,陈尚书面上感激涕零,回到家脸都绿了。

“孽子!这阵子怎么就不消停!把他关到祠堂里好好反省!”

郁宁舒舒服服地歪在榻上嗑瓜子,对徐小智说:“这一次你也做得很好,先下去休息两天,然后继续去盯着他。”又喊:“春河,拿二十两给他。”徐小智笑呵呵地接过,然后告退。

怎么说他也是七皇子妃,开始享受宗室份例,因此手头并不紧。

陆羲跟齐先生在书房谈事情,郁宁隐约知道他在招揽人马,他不擅长,也就不去瞎参合,只一门心思地盯着陈尚书府。

如果一个人名声极好,你蹦出来说他是坏人,兴许被丢鸡蛋只会是你。而如果那个人声名狼藉,那就不一样了。

陈尚书府踩着庄荷的命赢得的仁义、守信、純善的好名声,他一定要一寸寸地将它撕开。到那个时候才是揭开真相才会更好看。

不过他还在想当年定远侯府的旧事。隆庆帝是先帝太子,向来中庸不出挑,下头有能干的继后之子,太子之位岌岌可危。不过先帝多疑,太子那副不堪大任的模样反而令他放心。后来继后之子涉及谋反逼宫被贬为庶民被圈,逼供案中定远侯也涉及其中……当时定远侯掌京畿守卫,被指控勾结叛军纵叛军入城。

当年的事情,要查肯定很难,郁宁想了许久,还是决定问一下陆羲,看他有没有好建议。

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在潜意识中将陆羲当做自己人了。

陆羲听了之后沉吟片刻:“前四皇子还活着,就圈在书山别院,不过十几年前他被圈之后大病一场,已经成了痴呆。”所以才能活了这么久来彰显隆庆帝的宽和孝悌。

“你是说可以从他那里找突破口?可是你不是说他已经傻了?”

“总归是一个切入点,不能放过。”

郁宁点头,受教了。

新婚一个月后,泯王府早就在众人视线中淡化,泯王携泯王妃到京郊看桃花林,也没有引起丝毫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