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3

,最快更新我为虐渣狂[快穿] !

生带回来十来个孩子,六岁到十一岁上下,这个年纪是比较好培养的阶段。皇家一般都会有□□护卫暗卫的方法,陆羲手下的侍卫队长就有这个本事,他接过这些孩子□□了一个多月,陆羲也间隔地过去帮忙,等到他们大婚的时候,这些孩子已经小有雏形了。

徐小智也来回过几次消息。陈尚书府的白灯笼早就撤下来了,徐小智假扮园丁花匠送菜农等混进去过,夜晚就趴在屋顶听墙角。不过陈尚书的卧房和书房防卫严密,他打听不了什么,只能盯住防卫较为宽松的陈源。

陈源就是庄荷的未婚夫,听说已中了庶吉士。

“陈源看重了柳阁老的嫡女,三个月前两家暗地里已经交换过庚帖,就等原定远侯的事情淡下去后就成婚。不过他在外面养了外室,庶子都两岁了。”三个月前不就是庄荷及笄?怪不得要弄死他。

郁宁也不吃惊,那样的贱`人,当婊`子还要立牌坊,隐瞒是必然的。收拢了好名声,还要怀抱佳人,真是好丰收。

现在不能动他们,给他们添堵还是做得到的。

“柳家哥儿的性格如何?”

“据说有些活泼,性格直爽。“就是说不是个能忍的。

“你可以将外室的消息透露给柳阁老家的哥儿吗?”

徐小智点头:“这个属下做得到,只是为何不讲消息直接透露给柳阁老?”

“这样才可能闹起来嘛”

徐小智走后,陆羲就笑着说:“如果闹不起来怎么办?”

“那就再想法子,有千年做贼的没有千年防贼的,我就是要整他还愁没法子?”

陆羲笑,转移了话题:“嫁衣上午送过来,你试过没?”

郁宁点头,“挺好的。”说是嫁衣,其实并不女气,郁宁并不排斥。

“对了,婚礼时陈尚书会来吧?”

“就我的现状,他不再可能来,最多就让陈源代替他来观礼。”

“那你那些兄弟呢?”

“肯定会来,我是最没有竞争力的皇子,他们乐得拿我来显示友爱给隆庆帝瞧。”

郁宁眼露揶揄:“你不是躺着让人做踏板的人,到时候是不是有好节目?”

陆羲飞快地朝郁宁挤了一下眼睛:“阿宁真聪明。”郁宁翻了一个白眼。

在婚礼前暗搓搓地打算在婚礼上收拾人,他们也算是最丧心病狂的新人了。

柳阁老家的哥儿爱玩,也爱那些个诗词歌赋,因此时常扮成汉子混在诗社诗会。这一天他正摇着扇子坐在诗社里,忽然听到有人说起他的未婚夫。

“还好陈敏一没来,不然第一又被他夺去了。”敏一是陈源的字。

“就是啊,陈敏一实在是文采斐然……”

柳哥儿听了心中不免得意,他之所以爱来诗社,也是因为陈源常来,他们就是在诗社结缘,为了不招人耳目,也是在诗社相约。

只是最近他很少来了,说是为了避讳他那个早死的前未婚妻。想到这个他又觉得不满。没想到那两人继续说:

“嘿嘿,那陈敏一可不止文采好,儿女缘也是这个。”那个举起大拇指。

“这怎么说呢?不是说陈敏一的未婚妻刚没了?”

“嘁,那算什么?还好那未婚妻先没了,不然刚进门就有一个两岁的庶子杵在面前,气也得气死了。”

“庶子?还两岁了?”另一个人吃惊极了,咬字重重地在这四个字上着力,重重地砸在柳哥儿心里。“你是从哪里得知的?”

“嘿!杏花巷倒数第二间,我也是偶然迷路撞见的,我就只是说说,你可别往外传。”

……

柳哥儿气得喉咙冒烟,他的侍从也被吓呆了,拉他的袖子:“公子,这——”

“闭嘴!回府去!”柳哥儿拽回袖子,怒气冲冲地外往走。侍从赶紧追上去。

“韩兄,小弟我去一趟恭房。”徐小智拱拱手,也下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