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1

,最快更新我为虐渣狂[快穿] !

郁宁从悬崖底下醒过来,硬撑着喝下一大口生命药水才有体力查阅这一次的任务。看完之后,他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他来到的这个世界是一个比较独特的世界,这里没有男女,只有汉子和哥儿,汉子就是男人,哥儿却是充当了女人角色能生孩子的另一种男人。最坑爹的是他附身的原主就是一个哥儿。

原主叫做庄荷,是原定远侯嫡长子。三年前定远侯卷入夺嫡争斗被炮灰,丹书铁卷被收回爵位被夺,阖家被贬为庶民,流放西南。这三年间原定远侯夫妇先后病逝,只剩下庄荷和祖母刘氏并二房二叔一家。庄荷失去双亲痛不欲生,祖母刘氏是继室,二叔是刘氏亲子,在原定远侯父母还在世时家里头就闹腾不已,更不要说如今了。

备受磋磨时,是以一桩早年定远侯爵位还在时顶的娃娃亲支撑着庄荷。当年定远侯获罪流放,亲家陈尚书府坚守信诺不曾悔婚,许诺等庄荷及笄迎娶他进门为宗妇。一个月前庄荷正式及笄,尚书府还派了陈三夫人来帮忙操持,京城谁不说尚书府有情有义堪为楷模?

半月前庄家阖家上京,送庄荷成婚,接过半路上庄荷被二房大哥儿推下马车跌落悬崖,香消玉殒。庄荷深恨二房和偏心的祖母,灵魂跟着二房一家进京。却没有想到路经白悦山时遭遇土匪,二房全部身亡,连二叔家最小的幼儿都不例外。再多的恨意都随着二房的死而消散了,庄荷只希望尚书府能够发觉他们的惨事,至少能够帮忙收尸。五天前庄荷终于等到了尚书府的人,他心有执念,又跟着去到京城尚书府。

尚书府挂起了白灯笼,人人都知道尚书府是为了亲家而祭奠,皆是交口称赞,大赞仁义。庄荷也心中大恸,心中感念尚书府的情意。只是当他飘到正院来到尚书夫人房间时,却从他未婚夫和未来婆母口中却听到了惊天秘密。

原来当年定远侯遭贬是尚书府所害。陈尚书掌吏部,先帝忠臣,真正的天子近臣。当时福王和郑王争夺皇位,斗得不可开交。陈尚书表面是纯臣,暗地里偏向了福王。在二王交锋中,陈尚书一招不慎险些暴露,急中生智将定远侯拉下水做了替罪羔羊。

先帝震怒,定远侯遭殃。此后陈尚书行事越发谨慎。后来福王和郑王厮杀中两败俱伤,王之三子只余不争不抢的禹王,禹王被封为太子,先帝崩后登基。作为纯臣的陈尚书荣宠不减,仍受今上重用,尚书府一时风光无俩,哪里还看得上庄荷这个庶民呢?

只是他们不愿意毁掉自己的名声才装腔作势说要迎娶他,背地里却一步步串通引诱二房戕害原定远侯父母,许诺迎娶二房大哥儿,引得他们杀害庄荷。事成之后引来土匪,所有人证化为尘土,尚书府再哭一哭,清清白白好名远播,一石二鸟。

庄荷怨气恨意成倍翻涨。他还当未婚夫陈鹤敏是个情深意重的,他们自幼定亲多有往来,哪里想到良人竟然是毒蛇?悲愤痛恨之下,这才有了郁宁这一回的任务。

“揭开陈尚书府的嘴脸让他们得到报应,洗刷定远侯的冤屈,这两项都不容易。”看着这样复杂的任务,郁宁也没有心情去纠结自己身体的身份了。

【所以这一回有新副本支援哟~】光球说着掉下一颗丹药,郁宁接过,嗅了嗅:“这是什么?”

【原主的身体已经被□□侵蚀,所以会不孕,所以这是孕子丹啦~】

郁宁手一抖,险些将丹药丢掉,咬牙切齿地说:“你说什么?”仿佛光球点头他就要杀似的。光球抖了抖,小心翼翼的说:【怎么了?这是根据这个世界的规则分析挑选出来的最适合你这个身份使用的礼包呀~哥儿受孕难,一个好生养的哥儿绝对秒杀四方!】

“我是来报仇的不是来比赛生孩子的。”郁宁杀气腾腾。

【可是就凭你现在的身份根本报不了仇呀!你需要的是靠山,哥儿的靠山只能是汉子,俗话说要想抓住汉子的心,就要有孩子!是不是很有道理?】

郁宁沉默。确实,现在庄荷这个身份已经不能见光,可是扳倒一个气势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