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号人渣(9)

,最快更新我为虐渣狂[快穿] !

宴席在风陵到达岑决观的第三天正式开始,也许是这两日的纠缠让风陵心情颇好,他答应带郁宁以前去参加宴会。

宴会觥筹交错,风陵笑盈盈的接受八方搭话,竟比寿星还要夺目。

有人酒醉调笑:“风庄主这小宠虽不是极美貌,这眼角的花儿倒是勾了我的心去,不知道庄主可否将他赏了我,来日我往碧峪山庄送几个更好的嘿嘿……”

其他人听了这话,脸上多少带上些看好戏的味道。只因风陵风流名声在外,更有大方的名头。记得曾有人看上了风陵的人,多赞了几句,风陵竟就将人送了出去。惜花的时候总是深情,抛弃时也不曾眨眼

果然,风陵的笑容只是停滞了,随即挥袖:“就是一个玩意,你要是看上了就领走。”仿佛郁宁只是小猫小狗。

虽然这么说着,风陵心里多少有点不舍。只是他的不舍终究有限,蹙眉之后就放开了,招手叫来随侍:“给陈公子置办一份礼,好叫他安心伺候姜大少。”姜大少是南方首富之子,虽然江湖势力平平,可是财力遍布江南,多与官府打交道,不容小觑。碧峪山庄的青楼刚在江南开了三间,交好姜大少只有好处。

姜大少果然开怀,大手将郁宁拽过来,色急地磨蹭。郁宁心中愠怒,脸上却露出心伤。姜大少将他禁锢在怀里抚弄,他却宛如没有感觉,回头看了风陵一眼。

那一眼蕴含了太多,不像他以前送出的男宠那样哀怨绝望不舍,复杂得风陵都愣住了。此时却听到郁宁清亮中带着低哑的声音传来:“姜少,请允许我敬旧主一杯酒,多谢他这些时日的照顾。”

“应、应该的!敬酒好,敬酒好——”姜大少黏黏糊糊地又摸了郁宁一把,这才放开他。

郁宁也不整理着装,端起酒樽就跪到风陵的矮桌前:“敬庄主一杯。”他仰头喝下,敞开的衣服里头还能看到昨夜欢好的痕迹,风陵有些不是滋味,在看到郁宁毫无留恋地离开之后心中升起恼怒来。

他想:这人竟丁点儿舍不得都没有?

在情感上他是自私的,他能够抛弃别人,却会因别人对他毫不在乎而不满。

那边郁宁笑着说要为姜大少舞一曲,风陵一看,竟然还是之前为他跳的那一曲。只是今晚郁宁跳得比那一晚更好,仿佛是注入了更多的感情,他的动作极为热烈,像燃烧的火光耀眼灼目。

最后收剑的时候,他说:“此舞仅献旧主。”姜大少脸一黑。

他举起剑对准风陵的方向,众人喧哗。风陵眯起眼,舞台中间的人对他露出了一个极其灿烂的笑容,竟然跟当年月色下舞剑的陈苗重叠在一起。风陵心一动。

“我陈苗,从来只侍一主!”说罢,反手将剑刺进自己的胸口。

鲜血喷涌而出。疼痛让意识瞬间麻木,郁宁呆呆地看着头顶的琉璃灯,又迟钝地想:如果连陈苗都无法打动你,我也没法子了。

好在陷入昏迷之前,他听到了风陵大声喊他的名字。

陈苗!陈苗!

他就笑了。

≈≈≈

这些日子江湖上关于风陵的话题又变了,往常多是风陵夜`御数女呀,哪家小姐哭着闹着非他不嫁呀,哪家男人见了他自动弯了硬是休妻弃子要自荐枕席呀……这些真真假假的流言。

不过这一回是真真有猛料:在岑决观观主的寿宴上,风陵将男宠送人,那男宠情深意切不肯侍二主,竟然拔剑自刎了(?)这番烈性深情引得风陵凡心大动,那一刻爱情的花朵盛开(喂!),风陵留下眼泪(……),有情人终成眷属……

——以上是加工加料后茶楼话本所述。郁宁第一次听到时一口药喷出来,药碗也倒了。小童苦哈哈地捡碗擦脸:“公子,这可是好药材!多浪费!”

“谁让你在我喝药时讲起这个,还能怪我不成。”

“小的给您端新的过来,大夫说了这补药一日必须喝足三碗的。”小童说着走出去。正好遇上风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