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号人渣(8)

,最快更新我为虐渣狂[快穿] !

第二天,风陵果然来到裘州,落脚点正是品桑苑后院。他漫不经心地摇着酒樽垂着眼帘,眼前歌舞齐聚,熏香缭绕,美貌舞女身段妩媚,举手投足之间都是风流,端的一副醉生梦死的场景。

只是风陵早就看腻了,在其他男人眼中看来极致的魅惑却只是平常。唾手可得的东西,瞧多了也就不值钱。风陵不知道为何突然想起了当年的少年,他还记得那人精致丝滑的背部,侧着的头勾勒出优美的脖颈,还有那青涩却动听的呻`吟。

虽然不是人间美味,却因为求而不得显得弥足珍贵。

品桑楼的老板躬身上前,恭声地说:“今日有一舞献于主子,请主子屈尊观赏。”这些人的把戏风陵也已习以为常,因此摆摆手,示意允许。

他歪在软榻上,只听到有箫声悠扬地从低到高响起,不是纯粹的魅音媚调,带着令人舒适的清灵。

他略略点头,抬头一看,却骤然愣住。

身着白裳的男子身姿轻巧地翻身进场,头戴幕离,行云流水地抬手舞剑,一刺一收皆是从容,被红色腰带束着的腰身在扭摆之间勾人心魄。箫声渐渐急促,风陵的呼吸也不自觉地粗了起来。

他急迫地从扬起的幕离间探查那张脸,酒樽失重倾斜泄在华贵地毯上却没人在意。

那身影舞动之间离风陵越来越近,风陵情不自禁的地伸出拽下了那顶幕离,那人惊诧地回头,一抹艳红抢入眼帘,瞬间惊艳。

“是你!”风陵失声喊出陈苗的名字。

男子面带诧异和惶恐,跪下请罪:“小人品桑楼陈小宝,见过主子。”

上前捏起郁宁的下巴,风陵上上下下地打量:这张脸,除了眼角处精致的纹身,简直就是成年版的陈苗。剑眉皱起:“你到底是谁?!”

“品桑楼陈小宝。”

风陵实在是无法相信两个人能够长得那么相像!只是他对陈苗的了解并不多,甚至只有那一晚的短暂缠`绵,再次询问了品桑楼的老板之后,他才相信这是另外一个人。

“你费心了,赏!”得到心心念念的玩具,风陵显然很开怀,赏了大喜过望的品桑楼老板后就将郁宁拉到身边。

他细细地抚摸郁宁眼角的刺青,手底下的皮肤温凉滑嫩,让他爱不释手。

“像,真像……”他喃喃自语,在刺身上留下一吻。嘴唇下的眼睛颤动,眼睫毛搔动他的唇瓣,让他的身体火热起来。他骤然起身将人打横抱起往内室走去。

郁宁身体一僵,随即刻意放缓。他埋首在风陵的怀里,宛如在难为情。心里却在咒骂:这男人中的播种机。

风陵覆身上来的时候,亲吻抚摸的时候,亲昵摩挲他眼角刺青的时候,郁宁能够感觉到一股浓烈刺骨的视线锁在他的身上,那股不甘令他的身体恍如受到实质性的触碰,竟不由自主地战栗起来,风陵却以为是郁宁身体敏感,嘴里说着甜腻的情话,再次颠簸起来。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郁宁竟觉得有一种偷情的快感。这个念头一出来他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这什么乱七八糟!

这一夜是混乱的。风陵找到最合乎心意的玩具,几乎要将这两年求而不得的郁闷全部发泄出来,折腾得郁宁死过来活过去的。

昏睡中,他感觉到有人小心翼翼地翻动自己的身体,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晌午,发现自己身上已经上了药。

郁宁皱着眉坐起来,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他走出房间,有美貌的侍女躬身:“陈公子,主子在饭厅等你,请尽快过去。”没有去理会侍女眼中的嫉恨,他缓慢地往饭厅走去。

风陵看见他,嘴角噙着醉人的笑容,招手让他坐到他身边来。

“喜欢吃什么?”风陵说着,夹了一筷子凉拌海带丝给他。

眼睛一眯,郁宁却笑了;“劳您费心了。”在风陵期待的眼神中,他若无其事地将海带丝吃下,辛辣的口感在嘴里蔓延开来。

风陵仿佛是第一次体会喂养的乐趣,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