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号人渣(6)

,最快更新我为虐渣狂[快穿] !

苍拢山地势险峻,贼匪横行,可是它位于西北与东部的交界处,可以说是东西部商队的必行之路。这般凶险,使得这苍拢县的镖局买卖火红火红的。

每天进出苍拢山的商队多得数不清,因此此时半山腰的一个小商队并不显眼。

利源镖局的小子跟猴子似的从远处的树上蹦跳而来,落地就是一个抱拳:“二当家的,前面有埋伏,应该是虎头帮的王八羔子!要不要我带人去把他们给端了?”

二当家的背对着他擦拭着手里的大刀,头也不回地说:“好大的脸,虎头帮在这片山头盘踞了这么些年,岂是你说端就端得的?”

“嘿嘿,我就是说说。那咋办呢?”

“老规矩,找些弟兄过去摸摸虎须,我们这边绕道。拖延时间就成,别把自己搭上了。”

“得嘞!”

一个婢女从后头的马车下来,打量了一圈后,面露惊喜地往二当家的方向走来。福身后,她问:“二爷,我家小姐遣我来问,为何要拐道?我家老爷病重,实在是耽搁不起,我家小姐想尽快回到裘州侍疾。”

“前面有危险。”

婢女笑道:“二爷武艺高强,哪里惧怕这些个危险?还是让人去开道,直接过去吧。”

二当家的不回话,婢女红润的面色慢慢褪去,浮起难堪。

“二爷……”

一块血迹斑驳的汗巾被丢开,二当家的将擦拭得蹭亮的大刀插`进地面,站起来转身盯着婢女,他的左脸有一道横贯至嘴角的伤疤,平日里他笑眯眯的倒不觉得恐怖,反而添上些男子气概,此时他阴沉着脸,往日的和煦都消失不见,就叫人生出了见到罗刹的惊惧之心来。

婢女也被骇到,后退几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二当家的居高临下地看着婢女:“你家小姐付的镖费,还使唤不了我们弟兄卖命,要真想原路去,镖费翻三倍。”在婢女恐惧的表情里,他嗤笑一声,俯身拔起大刀搭上自己的肩,加上一句:“当然,这只是你家小姐一个人的价钱。”

婢女已经说不出话来,四周的利源镖局的人看着这个小插曲,对视一眼,耸耸肩继续干活。而马车上的婢女家的小姐,早就瘫倒在座。

“即刻出发!”

一个时辰之后,郁宁看着后头的苍拢山,隐约看见山道上几匹快马正往这个方向而来,他松了一口气。飘身跳下树,坐在装满箱笼的马车顶,他将刚刚随手拔的草根放进嘴里,晃悠悠地嚼吧嚼吧起来。

草根的苦味在嘴巴里满蔓延,郁宁却惬意地眯起了眼睛。他离开碧峪山庄已经两年了,因着他所修习的武艺都是碧峪山庄的套路,他轻易不敢使出来,躲躲藏藏了几个月,风声淡了之后他才敢冒头。

好不容易混进了利源镖局,他也不敢用剑,只敢用刀。将在碧峪山庄习得的剑术遮掩混搭着使用,才耍出了自己风格的刀法,混上了二当家的。

直到半年前他在镖局内的地位稳定,他才开始实施计划。裘州就是第一站。听到后面马车上传来的哭泣声,他不耐烦地“嘁”了一声。付那么一点镖费,一路上嫌东嫌西拖慢了多少进度,那时候怎么就不担心她爹在她回去之前就挂了?

他双手交叉在颈后躺下,闭上了眼睛。

≈≈

“真当自己是盘菜了,我碧峪山庄祖上虽与他亲近,过了这么多年,这份基业都是我们自己拼搏来的,他还以为我是他一条狗不成!”风陵扫掉桌上的文书,艳丽的脸庞满是怒意。

“主子,朝廷是喂不饱的狼,我们应该尽早谋划出处。那年献上的秘宝,好在咱们自己截留了一部分。”

风陵听了右使的话,火气下了一点,他点点头:“先生说得是,好在咱们留有后手。早前让我们寻些奇珍异宝敬献就算了,现如今还想将碧峪山庄做他的刀去铲除异己,到时候事情败露就将罪状推给我们这些江湖草莽,真是打得好算盘!”

碧峪山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