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号人渣(3〕

,最快更新我为虐渣狂[快穿] !

陆一林表面是一个淡漠冰冷的人,骨子里的执拗只有他自己知道。清晨起来之后,他有些迷蒙地看着凌乱的大床,警惕的目光落在被子里头陌生的气息上。掀开一看,里头是一具年轻的身体,只是上面伤痕斑斓,有的伤口还凝结着血块,看起来实在很惨不忍睹。

陆一林就想起了昨晚的事情。他抿嘴,将那个人的脸翻过来——果然。是那个叫吴楠的长兴楼伙计。他记得自己在发现被算计之后抓住了这个人的手,然后……自己忍不住睡了他。看着眼前这张惨兮兮的脸,他的心里忽然生出了一种“这个人现在属于我了”的诡异感觉。他还记得昨晚混沌之中的那种快感,不断挣扎的人在他的手掌下留下的滑腻触感,这是一种他很久没有过的体验。

既然睡都睡了,这个人就休想再离开他的身边了。

郁宁醒过来的时候是第二天晚上,睁开就眼睛看到的是灯光下在批阅文件的陆一林。

察觉到他的目光,陆一林抬头,竟然露出一个微笑:“你醒了?水在你手边。”

郁宁转头,在床边的几上看到一个水壶,他也不用杯子,只将壶嘴对准嘴巴大喝起来。在喝水的时候,他感觉到投注在他身上的目光,专注、好奇——就像是看着自己新养的宠物。心中刹那百转千回。他气恼自己被当做女人用,不过既然被睡已经成了事实,再矫情也没用。

按照现在自己的情况——在似乎是陆一林房间的地方躺着。身上——被很好的清理、上药过。陆一林——看起来似乎是在包容地看着自己这只“新宠物”。

他觉得,至少最近一段时间内,自己可以利用这个局面完成自己的任务。

思考完,他将水壶放回去,然后下床。看着他趔趄地走了几步,陆一林顿住笔,眉头微微蹙起,“你要去哪儿?”

“回去。”看郁宁说完继续往前走,陆一林只觉得一种名为恼怒的情绪在心头升起。他将吴楠放置在自己的房间里,自己甚至守在这里等他醒过来,这些难道还不能说明自己的态度吗。

而他竟然拿一醒来就要走。

陆一林霍地站起来,长腿大步迈动,伸手将郁宁挡住。手底下的人似乎颤抖了一下,他将那人的脸掰过来,透过那人浓密的睫毛,看到了他低垂的眼睛中闪动的水光。

他就心软了。眼前其实就是一个才十七岁的孩子,自己比他大了一轮不止,应该宽容他面对这种事件时的态度。

于是陆一林温声说:“昨晚是我冒犯了你,不过我会负责的。我查过你的家庭背景,以后我可以照顾你。”

静谧的气氛持续了许久之后,郁宁才点了头。

≈≈

这真是出乎意料的局面。郁宁对着李振羞涩一笑,随即低头靠在陆一林身边。

李振一副见了鬼的模样。他刚刚完成陆一林分配的任务,一回来就听另一个副官陈海说将军收了一个情人。陈海刚向陆一林报告完吴楠的背景,此时随口对小伙伴一说,小伙伴李振就僵住了。

此时他站在这里看着裁缝给吴楠量身,只觉得头痛!将军到底收了一个什么人!他无比相信吴楠是为了报复他才来到将军府的。都怪自己没有早点认出他处理掉,给自己留下了这么一个定时炸弹。

“李振。”

李振回神,标准地行了军礼:“属下前来回报,任务已经完成。”

“恩,下去吧。”看到李振不同以往的失态,陆一林心中存了疑虑。不过他素有城府,先按在心底不说,回头却让陈海去调查李振跟吴楠是否认识。

身处高位,他比任何人都要多疑。

“将军。”郁宁喊他,目光澄澈。

陆一林打量他,一身崭新的织锦蓝色长袍,让他的脸显得莹白好看。他点点头,主动牵起郁宁的手:“正好公务处理好了,我带你出去走走。”

郁宁点头,忍住手上的痛楚跟着陆一林往外走。

这是一个不擅长牵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