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6章 处置

“今日召你们进来,分别有事要说。”

东暖阁里,洛信原高坐在明堂的大御案后,目光看向下方赐座的程景懿,点了名。

“程相。”

“第一次,太后移居行宫,谏官于紫宸殿外跪谏。程相原本在跪谏首位,后来听从叶相劝说,主动离去。这件事,朕感激你。”

“第二次,朕二月发病,紫宸殿封闭。朝中众臣议储,有人提议将行宫里的小皇孙送回京城。程相不置可否,既不赞同,也未拒绝。当时京城局势诡谲,一个不慎便会引发派系争端,程相如此谨慎做法,朕谅解你。”

“第三次,也就是这次的矫诏谋储之事。”

他起身踱了两步,脚步停在程相面前,目光落下,

“名单在程相手里,怎么到你手中,只有程相自己心知。你身为右相,态度暧昧,立场不定,既不曾亲自求见朕确认名单之事,也未能当众发声质疑。朕以为,此事你需担责。”

程景懿黯然起身行礼,

“矫诏谋储之事,老臣不能早做决断,难辞其咎。今日受召觐见,心中已有准备。昨夜老臣已在紫宸殿中写好奏本。”

他从袖中取出一封奏本,双手奉上。

苏怀忠过去接过,转奉给御前。

洛信原打开奏本,一眼扫过——

赫然是一封请辞表。

程景懿原地大礼拜倒,“臣老了,雄心壮志消磨,不堪重任。臣乞告老归乡。”

洛信原点点头,收起奏本,递给苏怀忠,上前扶起了三朝老臣。

“程相身上观文殿大学士的职位依旧留着,赐居东都宅邸。东都天气远比京城温和,相隔又只有两日路程,程相得空时经常来京城看看。”

东都向来是本朝致仕高官离任后闲居的所在,赐居东都的老臣,依旧可以参与朝廷资政,代表着朝廷对离任官员的最高优容。

程景懿老泪纵横,再度拜谢。

洛信原又吩咐赐服,赐玉带,亲自将程相送上步辇,目送三朝老臣乘坐步辇出了宫。

转身走回东暖阁,坐回紫檀木大御案后,目光幽幽地转向林思时。

林思时:“……”

林思时默了默,起身分辩,“矫诏谋储之事,臣事先并不知情。”

洛信原并不否认,“矫诏谋储之事,确实和你没什么干系。朕今日召你来,也不是为了此事。”

他重新起身,踱步到林思时身前。

“士大夫常说,修身齐家平天下。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自家的家宅后院尚且不宁,如何能让天下百姓安宁。”

对着林思时的愕然神色,吩咐下去,

“你身上的枢密使官职留着,‘参知政事’四个字的头衔去了。回家闭门思过,把你家后院事理干净了,再入朝复职。”

目送着紫袍重臣默然行礼离开,东暖阁里安稳坐着的文臣只剩下最后一位。

洛信原几步踱到最后一位文臣面前,声音里带出细微笑意,

“朕今日处置他们两个,梅卿始终不出一言,莫非是觉得哪里不妥当?”

梅望舒低头喝了口茶,放下茶杯,语气和缓地问了句尖锐问题,

“右相离任,枢密使停职,陛下,朝中少了两名能臣,如何能确保日常运作?”

洛信原早有打算,“你老师的资历足够服众,升任右相。左相职位先空着。”

“之前你举荐伴驾的两名翰林学士,朕看他们年轻机敏,是可用之才,如今朝廷缺人,不妨用起来。”

说到这里,他声音里的笑意更浓,“实在不够人手,雪卿上去顶一顶。”

梅望舒垂落的眸光抬起,睨了对面的君王一眼,没说话。

洛信原自己改了口,

“实在不够人手,还有朕。政事堂难以决策的政务,直接呈交上来,由朕决断。”

“陛下辛苦。”梅望舒平心静气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