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章 世事

御花园假山石后。

梅望舒从凉亭上缓步走下。林夫人停了哭泣,近乎惊恐地望着她。

“这位大人认识我家夫君?求你,求你不要说出去……”

“在下梅望舒,身居翰林学士之职。”梅望舒站在她面前,“是林大人的同僚。林夫人放心,今日所见所闻,我不会泄露一字。”

“原来是梅学士。”林夫人居然知道她,仓促地抬手整理发髻,深深万福。

“夫君经常提起梅学士,赞叹梅学士的智计风采,乃是罕见国士,竹之君子。妾身相信梅学士的君子一诺。”

梅望舒略嘲讽地笑了笑,“哦。林大人竟会如此说。当真是受宠若惊。”

对着眼前这女子,再无什么话好说,她默然行礼,转身欲走。

却被林夫人冲过来拦住了。

林夫人仿佛是水做的人,有掉不完的眼泪,还未开口说话,先委屈地落下泪来。

“妾身不过是个后宅妇人,妾身自己说话,夫君是不会理睬的。求梅学士替妾身做主,去御花园婚宴处传一句话给夫君,只一句便好!”

梅望舒微微皱起眉,“在下是外人,不方便传话。”

林夫人却仿佛溺水之人抓住了浮木,死抓着不放手,坚持要梅望舒帮忙传话。

“梅学士如今知道妾身的境遇难处了。妾身信任梅学士的人品,只求传一句话!”

“妾身只想要他晚几个月纳新妾入门,再晚几个月就好。”林夫人捂着小腹,凄婉含泪,“妾身前日去求了观音菩萨,拿到了上上签。妾身下次若有孕,送子观音必定送来男丁。”

“求梅学士告知夫君,妾身拿到了上上签……”

“婉娘!你怎的不知进退,缠着梅学士说这些不相干的话!”

林思时得了空,从御花园婚宴处赶回来,才走近假山就听到了林夫人的那番话,气得头顶冒烟。

按捺着沉声吩咐跟随的林家婢女,“你们几个,还不带着夫人出宫回家去!要在这里丢人现眼到何时!”

两名跟随入宫的贴身婢女急忙过来,搀扶劝说林夫人。

连哄带劝,林夫人哭哭啼啼地抹泪走了。

林思时过来赔礼,“内宅家事,闹到人前,让梅师弟看了笑话。”

梅望舒听他提起师门交情,明白他的话外之意,回道,“林师兄放心,今日所见所闻,我不会泄露一字。”

两人沿着小路走出假山,梅望舒目送林夫人纤弱的背影远去,淡淡问了句,

“听说林师兄和尊夫人是青梅竹马,当初不顾门第,将尊夫人娶进门?这才几年,林师兄怎的开始一个接一个的纳妾?”

林思时苦笑叹息,“不瞒梅师弟,拙荆入门五年,只生了两个女儿。愚兄已经接近三十年纪了,膝下一个男丁也无。我是家中嫡长子,母亲那边苦苦逼催……唉,纳妾也是无奈之举。”

他摇摇头,居然也是满腹委屈,“与她说好了,纳妾只为生子,以后若是能生下男丁,记入她名下,放妾出去。她当时也同意了……谁知等妾室入门后,她竟后悔了!二十出头的人了,又是林家嫡妇的身份,如此的不懂事!”

或许是心里积郁已久,林思时开了个头便无法忍耐,愤然道,“小门小户出身的女子,确实眼光短浅!这么多年,愚兄为了她,不知在母亲面前吃了多少挂落。反反复复地与她说,纳妾只为求子,我心中再无别人。可婉娘心眼太小,还是在家里整日的争吵哭泣,叫我不得安宁!”

梅望舒轻笑一声。

视线瞥过身侧的林思时,眸光说不出的寒凉。

“当初违背家里,不顾门第,也要娶了心爱的女子进门。怎的娶进门没几年,就又变成了‘小门小户,眼光短浅,心眼太小’了?”

声音虽温和,语气却带出淡淡的嘲讽。

“娶了心爱之人进门,却又连几年都等不得,一个接一个地纳妾,反过头来指责正妻不够贤良大度。娶她进门,难道就是为了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