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3章 情话

端午节热热闹闹地过去,京城入了夏。

嫣然来得比想象中快得多。

常伯的信四月底才送出去,才十来天,嫣然居然就入了京城。

原来是她在老家扳着手指算日子,梅望舒原本和她说好了入京稳住局势就回,等来等去,入京两个月了,人居然还没有返程的消息。

临泉老家倒是来了京城来使,颁下了梅老员外封爵,梅老夫人封诰命夫人的嘉奖圣旨。

临泉县从上到下喜气洋洋,只有梅家父母连同嫣然三个忐忑不安,不知京城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打算好了要假死退隐的人,怎么回了趟京城,竟弄出父母封赏的事来。

嫣然昼夜难安,索性回禀了梅家父母,回京城来探听消息。

梅望舒听到嫣然提前回京、车马直奔京郊别院过来的消息,这天特意早起了在家里等着。

没想到人甫进门,她还没说上一句话,常伯倒把人先拉过去,低声嘀咕了半天。

最后叹气道,“夫人来得正好。大人已经吩咐下来了,今晚要回京城,还要夜会贵人。地方都选好了,吩咐老仆傍晚驾车送她回京。老仆老眼昏花,做不了这差事。”

说完摇摇头径自走了。

梅望舒靠坐在窗边的软榻上,看了眼门外目瞪口呆的嫣然,叹了口气,“先进屋,把包袱放下再说话。”

嫣然在她对面坐下,常伯的消息震得她头晕目眩,喝了整杯茶压惊。

“常伯说的……”她小心翼翼提起话题,“夜会贵人……是宫里那位?”

梅望舒喝了口茶,淡然道,“除了那位,还能有谁。”

嫣然仔细查看她神色,说话更加小心,

“之前京城来使传圣旨时,就提起过虞五公子在京城里写了退婚书,叶老尚书替大人做主,定下梅家和虞家退婚的事。我启程时,叶老尚书写给爹娘的信还没到,我也不知具体情况如何。难道是那位贵人……以势强逼?”

梅望舒镇定地又喝了口茶,想起西阁图穷匕见当日,那位起先还摆出君王威严,给她两条路选,最后又自己烧了……

“那倒不至于。他不敢强逼我。”

嫣然更惊讶了。

“不是那位以势强逼,是大人自愿的?”

她低声抱怨,“天下那么多男子,虞五公子不行,换其他人就是了。随便找个有才情的书生,或是相貌俊朗的少年郎,叫他入赘。只要不是官场中人,以大人的身份都弹压得住。”

“偏偏找了宫里那狗皇……那狗皮膏药!脾性差,手段狠,爱指使人,不知道体贴,又是那般贵重身份。以后黏在手上,甩都甩不掉!”

梅望舒听她骂‘狗皇帝’骂到一半,硬生生转去‘狗皮膏药’,已经笑得捧不住茶杯,靠在窗边忍了一阵笑才开口,

“不是我找他,是他找我。”

她轻声感慨着,“这次入京来,才发现他心里执念已深,这么多年我竟没察觉,也是我的疏忽。”

“天下其实什么事都是这样,越是得不到的,越是放在心里日夜思念,最后成了放不下的念想。”

她笑了笑,“等真到手了,发现不过如此,那份执念渐渐便散去了——”

嫣然不悦起身,用手去捂她的嘴,拦住下面的话,“不许这么说自己。大人是天底下最好的人。”

她忽然若有所悟,“难怪宫里那位始终不肯选后,一直拖到二十出头的年纪,后宫里一个妃子都没纳,民间传什么的都有。那位什么都差,选人的眼光倒是极好的。”

她兴奋起来,带了几分期待,“这么说来,他不肯选后,是在等大人?大人应了他么?”

梅望舒微微笑了笑,那笑容里带着细微感伤,最后只摇了摇头。

“你想太多了。”

她喝了口茶,新沏的茶水已经在桌上放冷,入口苦涩。

“我和他不会长远的。”

在嫣然惊愕的神色里,她转开了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