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7章 月夜

月华如水。湖光粼粼。

洛信原独自登上木板,径直往官船上走去。

齐正衡连同小桂圆两个被丢在岸边,目瞪口呆,齐齐张大了嘴巴。

哎哟,微服出宫……夜会美人!

“行了,桂公公,你要看到什么时候,你眼珠子还要不要了。”

还是齐正衡先反应过来,闷声提醒,“身子转过去,背对着湖边。啥也别听,啥也别想。”

——

洛信原踩着咯吱咯吱的木梯上了官船上层。

偌大的官船里,四处幽静无人,似乎是提前洒扫过了,角落点起香,桌上清供了佛手,暗香隐约。

唯一亮着灯的舱房,在上层中央。

吱呀——

洛信原推开了新刷了清漆的舱房木门。

不大的舱房里,挂起一副串珠湘妃竹帘,隔断了门外窥探的视线。

竹帘后隐约露出玲珑身形。

梅望舒今天穿了一身绾色百褶罗裙,月白交领褙子,绾起的双螺髻上,简简单单簪了一支梅花玉钗,流苏步摇,耳边坠了副东珠耳珰,眉心处一点花钿。

在竹帘后浅浅啜了口酒,“公子来了。”

洛信原站在门边,眸光灼亮,饱含着兴奋期待,低沉地应下,“我来了。”

梅望舒又啜了口酒,放下银杯,“公子今夜来得早。”

她停了七日的药,没有日日伤损声带,嗓音比平日有细微的不同,听起来是清亮柔和的女子声音了。

说话语调却与往日没什么区别,继续和缓地道,

“妾应下今夜之约,曾与公子说好——月满而聚,月亏而散。日出之后,公子不必找。”

洛信原站在门边,专注地凝望着竹帘后那道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半晌才回过神来,

“我应下了。”

正欲往门里走,却听到竹帘后悠悠道,

“妾身世飘零,今夜坐船游湖散心,在湖边偶遇公子,邀上船来,还请公子一切听妾的安排。若今夜有什么不如意之处,以后妾便再不敢邀人上船了。”

洛信原的脚步一顿。

“什么意思?……今夜来的不是雪卿?”

“雪卿是谁。”梅望舒看了眼窗外月色,随意道,“妾名叫阿月。”

“……你是阿月,那我呢,我又是谁?”

“今夜登船而来的,自然是湖边偶遇的原公子。”

洛信原深吸口气,点点头,“好。居然是这种身份。”

忍了又忍,忍不住心里腾腾冒火,话音里带出一丝火气来,“阿月和原公子,在湖边萍水相逢的缘分,莫非天亮便不认了?”

“早与原公子说过,原公子或许会不喜第三条路的安排。”

相隔一道竹帘,梅望舒指尖摩挲着银酒杯,淡然道,“阿月和原公子确实是湖边偶遇,萍水相逢。今夜之事,还请原公子约束下人,切勿泄露于人前。”

“放心,带来的都是懂事的心腹。”

洛信原跨进门里,往窗边竹帘方向走去几步——

砰,撞上了屋里摆设的桌案。

“妾还未说完。门边摆了一处榉木长案,上面放了些酒,供原公子取用。”

梅望舒的声音里带出极轻微的笑意,“原公子如此等不及?”

洛信原站在撞上的长案边,沉默了片刻,低头望去,果然看到一个细颈银酒壶。

盛满美酒的银酒壶,被他刚才一撞之下,泼溅出了少许。

芳馥的美酒,在室内弥漫开来。

梅望舒在竹帘后自斟自饮一杯,慢悠悠地道,

“原公子来得不巧。今夜有酒无菜,船上连食材也无,正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妾便做主,准备了些空盘空碟,想请原公子湖心垂钓,就地取些食材,充作宵夜。”

洛信原定睛望去,三尺长的榉木案上,除了一个银酒壶,果然放了两副碗筷,四个细瓷白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