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章 提议

相同制式的两份黄绢诏书,注定两条人生路。

梅望舒沉吟着,指尖拂过第一份入宫诏书,握在手里——

一抬手,直接扔进了火盆。

熊熊火舌,舔舐黄绢,顷刻间火焰升腾。

她的举动并不出洛信原的意料。

诏书被当面损毁,他甚至还笑了笑,“早猜到你不会甘于后宫。那就等开春之后,把升任诏书发下去,做朕的梅相——”

话音未落,却见梅望舒一抬手,将第二份圣旨同样扔进了火盆。

盆里火焰大起,将两份圣旨吞噬在熊熊烈火里。

“臣无意入后宫,却也早已无心朝堂。”

梅望舒望着那团跳跃的火焰,缓缓道,

“臣当初入京,最大的心愿,确实为了保全梅氏全族。”

“回家一趟,看到父母亲友在老家生活平静安稳,臣心中安慰之余……却也再无什么雄心壮志,重返朝堂,陷入日复一日的算计谋划之中。”

她转过脸去,不去看对面那人此刻的神色,轻声说,

“京城官场,臣待够了;这种日子,臣倦了。”

对面的洛信原站起身来。

默不作声地拉过她的手,重重地在掌心里握了握,才放开了。

随即探身过去,捏着中间那根实木轴,从火盆里将烧剩半幅的的圣旨重新抽出来,在地上拍熄火苗,重新摊在她面前。

“无心朝堂,不愿做梅相,可以。那就入后宫,母仪天下,做朕的梅后。”

梅望舒笔直跪坐,对着面前烧成半截的两份诏书,一言不发地抿了唇。

洛信原的态度异常坚持。

“诏书,朕这里多的是。烧了一封,还可以再写。但是雪卿,你面前的路只有两条。”

“原本你只有奉诏入宫一条路。因为你主动回京,如今你的面前,才有了入朝堂的第二条路。”

“你的面前,不会再有第三条路。”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仔细想好了再答——”

没有说完的威胁言语,被短短两个字打断了。

今日西阁见面,梅望舒第一次当面直呼天子的姓名。

“信原。”她轻声道,“不要逼我。”

“诏书可以从火盆里捡出来,但我的决意不会变。”

“你知道我为人。该说的,我已经全说给你听了。你再继续逼我,让我无路可走……”

指尖再度拂过半焦的诏书,她捻了捻黑色烟灰,淡淡吐出一句话,

“接下去,就会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在她对面,身穿威严龙袍的帝王,瞬间没了声音。

洛信原没有说完的后半截威胁言语,硬生生吞进了喉咙里。

桌案下的手指关节蜷曲成拳。

半晌才干涩地回了一句,“我没有……”后面却又咽回去不说了。

安静无人打扰的西阁内,梅望舒拾起炭火钳子,把两份烧得半焦的诏书拨开,露出黄绢上残余的只言片字。

“信原。”她平静地指出,“刚才在外头步廊,你还在说,过去的错,你再也不会犯了。”

“但在我看来,你时时刻刻都在重复过去的错。”

洛信原的视线倏然扫过来,难以置信。

“什么错。”

梅望舒用炭火钳点着焦黑圣旨里的字句。

“圣旨,代表无上君权。圣旨一旦颁下,抗旨便是重罪。

圣旨里字字句句,都是君王对臣下的威慑威严。”

她放下拨火钳,坐直身体,直视对方。

“信原,我人就在京城里。当你准备这两份圣旨时,可有想过问我一句,我愿不愿意。”

洛信原默然抬手挡住了眼。

挡住了明亮灯火,也遮挡住对面询问探究的视线。

宽大厚重的行龙袍袖后面传出一声苦涩的笑。

人虽然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