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1章 良药

今夜多云无月,星光浅淡。

水波荡漾,映着微弱星光。

隐隐约约的水声,拍打在汉白玉石温泉池边。

醉后的人,说话不像平日那么清明冷静,却多了些缠绵黏人的腔调,刻意放软了声音,一句句地低声诱哄着,

“好姑娘,回身过来,让我看一眼。”

“这里这么暗,连只蜡烛都没有,转过身来,我也看不清你的脸,怕什么呢。”

人工搭建的、方圆十尺的温泉池子里,水波动荡,点点黯淡星光。

雾气弥漫的温泉池里,光裸的年轻躯体仿佛绸缎般反光,从身后紧紧拢住衣衫湿透的纤细身影。

纵然有几层衣裳裹着,女子的玲珑身段在水里再无半分遮掩,胸前的微微起伏也明显了起来。

男人恶劣地轻咬着细嫩白皙的耳垂,带着醉意的嗓音诱哄着说,

“好了,知道你不肯回身了。身子别绷那么紧,没把你怎么样。”

“月下独饮无趣,只是找个人进温泉里,喝点酒,说说话罢了。”

“看你这么怕,你若不情愿,开口告个饶,说句软话,我便放了你。”

“你若不愿,开口骂我一句,我也放了你。”

水波声大了起来,随着水中人的细微挣扎,在池子里动荡不休,倒像是惊涛拍岸的大海岸边。

男人的嗓音里带了忍耐之意。

“还不肯说话?不要我放你?那便是默许了鱼水之欢?”

波浪水声里,夹杂着细微压抑的喘息声。

山林间的麋鹿被狩猎猛兽逼到了极致,无处可逃,在黯淡星光下无助地扬起纤细脖颈,却始终挣扎不出,忍无可忍时,狠狠一口咬下去,咬住了自己的手背。

唇齿间见了血。

微弱的血腥气弥散在池子水汽里。

身后的人很快察觉了,拨开了她的手,换了他自己的手背,就放在那嫣红半张的唇瓣间,

“别伤了自己,非要咬的话,咬我。”

话音未落,那平日里吐出温雅词句的编贝唇齿已经狠狠咬了下去。

毫不客气,一口便见了血。

温泉池子里传来‘嘶’的一声,“咬的还真狠……”

男人如此说着,被咬的手掌却又往前伸了伸,“这只手不要了。随便你咬。”

灼热的身体从背后压过来,急促的呼吸声在耳边,低沉地喘着,嗓音里带着极度的压抑忍耐。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开口说话。随便你说什么,骂什么,说一句不愿,便放你走。”

梅望舒在浓黑的夜色里喘息着。

薄衫浸透了水,身子的底细早已在池子里被探查了个清楚。

她不能开口。

宁愿阴错阳差,被错认为那位温柔缄默的表姑娘;也不能被身后那人听出,此刻在池子里纠缠的是谁。

今天他确实饮多了酒,失了自控。

感觉到了身后的蓄势待发,梅望舒急喘了几下,狠咬着手掌的唇齿松开。

反握住了那只被她咬出血来的、带着人体炽热温度的手,在他掌心写下一个字,“手。”

“嗯?”耳侧传来一声沙哑隐忍、带着疑问的嗓音。

她趴伏在温泉池边,脸隐藏在黑暗中,死活不肯回头。

那双平日里执笔的素白秀气的手,探入了动荡的水波下。

***

常伯听从吩咐,去厨房准备了极浓的一碗醒酒汤,到主院外候着。

齐正衡不放人进去。

“贵人在里面休憩。什么时候要醒酒汤了,外头什么时候送进去。常管事,你不必在这儿守着,醒酒汤留下就好。”

常伯不肯走,“我家大人进去前吩咐的,说随时会要醒酒汤。老仆就在这儿等着。”

齐正衡劝不动老人家离开,没奈何,叹气说了实话,

“里面的两位祖宗,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