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章 夜饮

主院的庭院里灯火通明。

今晚的接风洗尘宴,就摆在宽敞庭院中的那颗百年银杏树下。

宾主落座。

梅望舒招呼阿苑过来,温声介绍道,“这位原公子,是我在京中的好友。这次前来别院小住几日。原不想打扰表妹清静,但若是路上偶遇,见面不相识,倒是不好。今日我便做主把表妹请来,彼此照个面,也算是认识了。”

阿苑温婉地应下了。

她并多不说话,上前一步,深深行了个女子万福礼,果然两边打了个照面,便告辞离去。

洛信原自从阿苑出现,脸色便如同夏日暴雨来临前夕,一言不发地坐在主客位,指尖摆弄着腰间挂着的浅紫色平安符,阿苑过来行礼时,视若无睹,连眼风也没有瞄过去。

直到阿苑并不落座,行礼完便离去,阴郁的神色才渐渐缓和下来。

“何必如此。”他睨着阿苑离去的背影,“直说吧,这位所谓的表姑娘,到底是京城中的哪家闺秀。”

“确确实实是我母家的表亲。年纪二十有五,已有夫家。并不是陛下猜想的那样。”

梅望舒从容落座,拿起竹筷,平静补充道,“陛下刚才多看一眼的话,便会发现,阿苑头上梳的是出嫁女子发髻。”

“竟是个出嫁了的……”洛信原若有所思,“刚才是疏忽了。”

此事便翻过,不再提起。

菜过三巡,梅望舒主动提起这几日别院闲居的章程。

她拿起一副新筷,蘸着酒水,在桌上随意画了几笔别院周围的山峦示意图,

“梅家别院在半山中。前山有三叠瀑布,风景绝伦;后山有奇珍异兽,入宝山而不空手归。”

她放下筷子,浅浅啜了口酒,“看陛下喜欢什么了。”

洛信原见她随手寥寥几划,在示意图的前山画了几笔颇有意境的瀑布,在后山画了几只猴子,便知道她自己心里倾向前山风景,眉眼间的阴霾散去了少许,淡淡道,

“随你安排。你带朕去哪处,朕便去哪处。”

梅望舒筷子夹了一块猴头菇,放在嘴里慢慢咀嚼着。

“臣哪里都不去,便在此处别院中。”

在洛信原愕然的目光中,她又啜了口酒,镇定道,

“林思时不放过我。出京时已经说好了,每日快马送来当天的急事奏本,中午前送到,傍晚前拿回。虽然陪同陛下前来别院,却实在脱不开身游玩,需以此身报效家国,实在是无奈之举。”

洛信原默默无语,夹了块猴头菇,发狠地几口吞下。

鲜美的山中特产,吃在嘴里却失了滋味。

他开口道,“雪卿既然深明大义,‘需以此身报效家国’,那,朕欲登山赏景,想必你是不能陪同了?”

“不,”梅望舒纠正道,“陛下有兴致登山,臣自然要推开一切事务随驾陪同。不过——”

她又夹了筷鲜美的山菌,细细地咀嚼着,

“一身难以二用,只有登山那日可以陪同。其余几日,别院各处景致甚佳,陛下不妨四处走走散心;臣还是要找处清静院子处理公务。”

“这几日的打算,陛下意下如何?”

洛信原一时没吭声,手指捏着酒杯,在桌上滴溜溜打着转。

“雪卿欲以此身报效家国,辛苦之余,又愿意推开繁杂事务随驾登山。如此良臣,除非朕是个昏君,又怎能说个不字?”

他笑了笑,“准了。”

梅望舒早预料他会应下,随手抹去桌上的酒水画成的寥寥几笔山水,起身举杯敬酒。

“梅家别院恭迎圣驾,给陛下接风。”

洛信原身形不动,举杯啜了一口,放下杯盏,“哪里来的陛下。我是登门拜访的访客,梅氏的通家好友。”

梅望舒立刻改口,“原公子。”

今晚的接风洗尘宴,用的是梅家别院自己酿制的果酒,用的是山里清泉和鲜果发酵而成,口味清甜方馥,度数极低,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