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蛰伏

齐正衡蹲守在暗处,眼睁睁看着几处布置没有成功,梅夫人看起来娇娇怯怯,身段却活如灵蛇,惊险避开了几处埋伏,安然抱着衣物,拉开两扇竹门,走进梅学士养病的居所。

他顿时心头一跳,感觉要糟。

没想到片刻之后,微服潜入的圣上却悄无声息地拉开竹门,脚步虚浮地走了出来。

齐正衡凑过去,小声叫了句,“爷?”

洛信原的脸上表情恍惚,完全没有反应,似乎压根没听到他说话。

眼神却灼灼发亮,有如乌夜晨星,光亮慑人。

齐正衡敏锐地察觉到,不对劲。

来临泉的路上,沿路换马不换人,三天赶了千余里路,千里迢迢从京城疾驰奔来。

天子虽然习武不辍,却从未经历过如此长途的快马急行,内心又无比煎熬,整夜无寐。

他言语间从来不说,但神色一天比一天憔悴,眼中黯淡无光。刚刚二十出头的人,正是身强体壮的年岁,才三五天功夫,眼看着硬生生熬瘦了一圈,只靠着最后一丝希冀强撑着。

从梅学士养病的居所出来后,不知那扇门后发生了什么,整个人的精气神,完全不一样了。

仿佛浴火重生,判若两人。

洛信原当前疾走,脚步轻快如风,越走越快。

疾步走出温泉庭院,沿着一片小竹林边的石子小径走了一段出去,他突然停下脚步,吩咐道,

“在林子外停下,身子转过去。”

齐正衡愕然领命,转过身去,背对着站在小竹林外头。

但职责在身,又不敢完全放任君王独自走远,只能侧过身体,拿眼角去瞄。

正是掌灯时分,一轮弯月刚挂上枝头,清浅的月光映照下来,小竹林里竹影娑婆,细枝摇曳,眼见着圣上背着手,姿态沉稳地往竹林里独自快走了十几步,来到一小块稀疏空地——

不知受了什么刺激,突然拿出平日里练武也极少见到的身手来,凌空跳起,原地一个侧空翻,腾腾腾翻到了三尺外,地上灰尘激起了一大片。

齐正衡目瞪口呆,下巴差点掉了。

他眼神发直,眼睁睁看着向来行事沉稳、在宫里连走路步伐也收敛着的君王……

腾腾腾连着几个漂亮的侧空翻,翻到了竹林深处,原地撑着膝盖喘匀了气,又原路腾腾腾地侧空翻回来。

齐正衡心里大喊‘哎呀我的老娘喂!陛下这是要疯!’闪电般地回头,背对着竹林方向笔直站好,装作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听见。

洛信原从竹林里走出来时,依旧是背手缓步的沉稳君王姿态,身上的衣裳也拿手掸过了,把林子里沾染的浮尘掸得干干净净。

“走。”

他淡声吩咐,直奔另一个方向,事先探查出的书房而去。

梅望舒多年来的习惯,写要紧文书,总是在书房里,无人打扰的安静处。

走进门去,便闻到一股极浅淡的白檀香。

香味从山水云纹大红木桌上传来。

桌上放置了一个极精巧的三角镂空紫金炉,按照文人习俗,供了一注线香。

线香里融进了主人喜爱的香品,不只是木桌椅,连带着案牍间的书本,都沾染着淡淡的白檀香味。

洛信原毫不客气地拉开红木交椅,在桌前坐下了。

开始四处翻抽屉。

此间主人显然并未想到在别院里刻意隐藏,很快便从书本间,找出一封写了一半的书信。

洛信原打开信纸,借着窗外庭院黯淡的灯火望去。

迎面是熟悉的飘逸行楷,笔画纤弱无力,仿佛重病之人拿不稳笔,横折间偶尔还颤抖一下。在书信首页,写了一行极显眼的字,

“臣,梅望舒,泣血绝笔。”

洛信原深深吸气,把信纸对折,起身来回走了几步,拇指牢牢地按在突突乱跳的太阳穴上。

“去把蜡烛点起来。”

他从牙缝里挤出一声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