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章 千里

深夜,二十余骑快马从官道疾驰而来。

临泉县守卫手执火把,站在城墙垛头高喝,“什么人!”

为首那名轻骑佩刀皮甲,直接抛下一个鎏金铜腰牌,砸在地上,“京城来使!禁军殿前司!奉上谕,特来探望最近归乡养病的前翰林学士,梅大人!

守军查验腰牌无误,慌忙打开城门,“请京城来使们稍候片刻!小的这就去寻我们知县大人——”

话音未落,轻骑快马不停,已经呼啸着从半开的城门下飞驰而过。

——

翌日,傍晚。

“爷,梅家别院就在这里了。”

齐正衡牵着马,深一脚浅一脚地探出乱草丛生的山径。

“好荒僻的所在。好好一座别院,盖在深山里,周围黑灯瞎火的,连农户都没几家。梅家老爷子究竟怎么想的。”

齐正衡抱怨着牵马走回几步,“梅家别院的正门就在前头。要不要臣——”想想不对,唤了个称呼,“要不要小的过去,以‘借宿’的名义叫开门户?”

齐正衡身后的草丛小径中,缓缓牵马走出一个人来。

风帽遮去了大半容颜,披风遮掩了身形,浓重的暮色之下,只露出半截高挺鼻梁,干燥发白的唇色,和绷紧的下颌。

来人声音沙哑疲惫,仿佛被砂磨砺过的粗纸。

“他平日便喜静。身子不好了,单独寻个僻静的院子独居养病……是他会做的事。”

他抬头遥望半山腰处灯火隐约的僻静别院,仿佛离人近乡情怯,向来平稳笃定的声音不觉竟带了几丝颤音,“把庄子里的小厮丫鬟引开。确定人在哪处院子静养。”

“朕……我,我单独去见见他。不打扰他太久,只听他心中有什么放不下的人,放不下的事,要当面交代……”

说到这里,尾音明显地哽了一下,“我都应下他。”

齐正衡狠狠抹了把眼角,“小的去查看。若是梅夫人和梅学士在一处的话,小的把人引开便是。”

——

温泉池子里的水十二时辰都是温热的。

按照这几日的惯例,梅望舒每日饭后无事,便下池子泡一泡。

头几次还谨慎地叫来向野尘,在门外看守着。

奈何这处别院实在僻静,人烟稀少,向野尘蹲在院子里,堂堂一代高手,整天人影见不到几个,做得最多的事,倒是驱赶山里翻院墙过来偷食吃的猴子。

几日下来,梅望舒见向野尘快被猴子逼疯,便吩咐他带着几个护院,把这处空旷别院来回巡视几遍,把守卫分布图准备起来。

这天饭后泡温泉时,便改成嫣然守在门口。

眼看泡得时辰差不多了,嫣然冲门外叫了几声,准备换洗衣物的两个丫头却没有进来。

她诧异道,“怎么回事?我出去看看。”

院子里空荡荡的。理应守在外头的两个别院婢女,此刻踪迹不见。

“温泉别院这里的下人,到底比不上主宅里调养的规矩好。一时看不见人,便偷起懒去。”

嫣然叹气走回来,对温泉里唤了声,“大人,你再泡会儿。妾身去房里拿你的换洗衣物。很快便回来,你可别睡着了。”

梅望舒的眼睛半阖着,趴在温泉池边,从指尖到四肢百骸都暖洋洋的,舒服地几乎睡过去,含糊地道,“嗯。”

夜间的山风吹拂过门框。

吱呀——

门被人极轻地推开了。

缓慢而沉重的脚步声,带着细微的踉跄之意,从门外迈进来。

来人取下了风帽,露出一张眉眼鲜活年轻却又经历风霜的憔悴面容。

双目通红,布满了血丝。

整天滴水未进的嗓子眼几乎干涸,干燥脱皮的唇瓣动了动,发出一声低而沙哑、几乎难以分辨的气声,“雪卿……”

后面的半截话已经到了嘴边,来人抬眼看清门后的情景,脚步却猛地一顿——

后半截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