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私心

齐正衡临走时不放心,再三询问,“你当真会入宫求见圣上?你可别拿话哄我。”

梅望舒还是那句话,“什么时候把老师放了,我便即刻入宫求见。”

齐正衡叹气,“你别赌气,哪有臣子拿话要挟天家的呢。”

话虽如此,还是撤了禁军的包围,回宫复命去了。

梅家大门敞开,以不变应万变,梅望舒便坐在屋里等消息。

消息来得比想象中还要快。

不到一个时辰,宫里快马来报,叶老尚书那边问话完毕,录下口供,和贺国舅的案子并无什么瓜葛,已经把人好端端地送出宫来。

梅家小厮飞快跑了个来回,证实叶昌阁已经在午前回返了城南回雁巷的家中,安然无恙。

梅望舒听了,转头吩咐嫣然取外袍。

嫣然露出忧虑的神色,“大人的身子……可以出门应酬整天了么?”

梅望舒安抚她,“连着在家里休养了半个多月,已经好转许多,应该不碍事了。”

嫣然这才取来了一套紫色仙鹤补子文官袍,“现在穿起来,还是等下出门再穿。”

“今日不穿官袍,拿个托盘来,把官袍折整齐了,和整套靴帽腰带一起放托盘里。”

在嫣然震惊的眼神里,梅望舒站起身,看看自己身上半旧的雪青色竹纹家居袍子,叮嘱道,

“取一件襕袍来。”

又找来了常伯,“把库房里收着的贵重御赐之物都找出来,放在一处。对了,书房里放的官印也取出来。”

——

梅望舒入宫时是傍晚,正好赶上外皇城的六部衙门散值,放值回家的官员三三两两地出来。

当头几名官员沿着宫墙转了个弯,迎面撞见穿了一身白襕袍进宫来的梅望舒,各个脸上都是蓦然一惊,同时停了步,几双眼睛惊疑不定地打量过来。

常伯不能入宫,换了宫里的内侍托举着梅家送进来的木托盘,趋步跟随在她身后。

托盘上一件件整整齐齐摆放着绛紫官袍,玉钩腰带,铜铸官印,最上方赫然是那件斑斓耀眼的御赐孔雀裘。

众官员看在眼里,个个神色复杂。

礼部尚书叶昌阁昨天夜里被禁军登门围家,带走查问的事,早已经私下里传开了。

又有消息灵通的暗中道,一大早看见禁军又往城东梅宅方向去了,流言传得绘声绘色,说什么的都有。

没想到还没出宫门,迎面就撞上了人。

几名出宫的官员纷纷停了步,视线觑着梅望舒身上的襕袍,又去看托盘里的官袍官印。

这边驻足观望,后面又走过来一拨人,领头的鸿胪寺卿俞光宗,和梅望舒平日里是有几分交情的,冷不丁撞见这场面,愕然片刻,走过来见礼,

“梅学士,许久不见。”

梅望舒回礼,“是有一阵没见了,鸿胪卿。”

俞光宗指着那托盘,叹息道,“好好的官袍不穿在身上,这又是什么意思?梅学士难不成要效仿前朝那些归隐山林的大儒,挂印而去?”

梅望舒从容道,“不敢草率挂印而去。实在是在下病势沉疴,难当重用,有负圣上厚爱。今日特意来宫中觐见圣上,当面拜别,辞官归乡。”

俞光宗欲言又止,最后点点头,道,“最近京城里局势混沌……梅学士若是身子不适,辞官回乡养病一阵,也好。”

他退开两步,“圣驾在紫宸殿。”

梅望舒沿着长长的朱红宫道,刚转过一个弯,远处显露出紫宸殿外的鎏金铜钉宫门,迎面撞见苏怀忠抱着拂尘,气喘吁吁地从宫门里小跑出来。

“何至于此,何至于此!”

苏怀忠显然提前得了消息,顿足道,“梅学士,人在气头上,别做气事!快快,把官袍穿起来,官印收回去!”

梅望舒并不回应,轻飘飘撇过话题,问,“圣驾在紫宸殿?”

“圣驾在殿里,但你——”

“那就好。劳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