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暗涌

梅望舒这几天都歇得不大好。

整个京城都知道,梅学士冬日养病不奇怪。

但为了养病,请下整个月的长假,甚至连腰牌也交回宫里,却是前所未有。

各路人马,揣着别样心思,都想要借着登门探病的机会,前来试探口风。

常伯疲于应付,遇到某些不常见的情况,拿不准该如何应对,还是会时不时地禀进来。

眼下又是一个。

“有客深夜来访。原本不该打扰大人清静,直接回绝的。但那来客……在门外啼哭不止,已经哭了半夜了。”

梅望舒披着氅衣,袖里揣着手炉,缓步走进会客花厅。

花厅里的夜间来客听到脚步声,猛地转过身来。

遮掩耳目的大披风,挡不住来人窈窕的身形,动作里处处透露的惊惶。

深夜前来的贵女,上个月曾在慈宁宫见过一面。

赫然是贺国舅家中长女,南河县主,贺佳苑。

“雪卿哥哥。”贺佳苑放下风帽,露出一张楚楚含泪的苍白面容,俯身就要拜倒行大礼。

“求求你,念在我们幼时的交情上,救救我爹爹。”

听到那句耳熟的旧日称呼,梅望舒的眼皮子就是一跳。

她入京多年,早习惯了被人当面称呼官职;家里人喊她‘大人’,听起来也还好;但被人当面追着喊哥哥……独此一份,这儿多年了,还是受不了。

梅望舒心里默默腹诽着,雪卿姐姐。

还是过去两步,把人扶住了。

“不敢当县主大礼。”她示意嫣然扶着贺佳苑落座,自己在她对面坐下,话里软中带硬,“县主是皇家贵戚,下官是天子臣属,还是以官职称呼吧。”

“下官这几日闭门养病,不知国舅爷那边,究竟招惹了什么祸事?”

贺佳苑的一双漂亮杏眼早就哭成了肿桃子,抹着眼泪崩溃地抽噎。

“我怎么知道爹爹招惹了什么祸事!爹爹向来安分守己的,每天就养养花,逗逗鸟,他什么时候在城外偷偷安置了那处别院,惹祸的袍子何时藏过去的,袍子里到底是什么要紧的东西,连我娘都不知道!”

对面一问三不知,梅望舒一阵无语,“县主什么都不知情,怎么会想到求到我这里,又打算让我怎么帮。”

贺佳苑噎了一下。

“我……”她咬着唇瓣,左顾右盼,

“圣上和梅学士最为交好。”她哀哀切切地道,“旁人说话圣上不搭理,梅学士说话,圣上定然会听的。家祖母托我跟梅学士说,爹爹向来是个软耳根,自己没甚主见。这次惹祸的袍子,乃是太后娘娘一个人的主意。”

梅望舒原本耐心侧耳听着,听到‘太后娘娘’四个字,倏然抬起视线。

“惹祸的袍子,牵扯到了太后娘娘?”

“是。”贺佳苑像是被这句话提醒,又眼汪汪地抹起了眼角。

“祖母说,天家母子闹起了别扭,却把外家牵扯进来,贺家满门老小何辜!不敢求梅学士为爹爹求情,只求梅学士在圣上面前转达这一句话足以!贺家满门两百余口,感念梅学士的恩情!”

梅望舒抬起手,按揉着突突直跳的太阳穴。

前几日,听到贺国舅偷偷藏起一封写满字的绢书,她当时也只想,或许就像向野尘猜测的那样,贺国舅犯下了什么人命案子,动用外戚权势,私自把诉状拦下。

今年是元和十年,圣上才二十岁。

天下承平,君主仁明,一切都和上一世的走向截然不同。

她原以为,三年之后,元和帝二十三岁时的废帝风波,这一世应该不会发生了……

然而,刚才听到‘太后娘娘’四个字,她突然意识到,她忽略了一件极重要的事。

绢书。

写满字迹,被贺国舅偷偷藏起的绢书。

进宫时还算正常,隔天出宫后,神色却惊慌失措。

前一世,元和十三年,太后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