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君臣二人手上各自戴了一只玄鹰扳指,再回来暖阁时,气氛明显融洽许多。

梅望舒终于敢直接问起小洪宝被罚之事。

“苏公公是受了臣的牵累,但小洪宝并未涉及此事……不知犯了什么大错,不能继续侍奉御前?”

君臣二人正好进门,洛信原卸了大氅,递给门口伺候的元宝,平淡答了句,

“苏怀忠是脑子转不过弯来,小洪宝则是脑子转得太快。人品有差,绝对不能再放在御前,此事已经定论,你不必再说。”

语气虽温和,话外之意却冷酷。

梅望舒心里一沉,想起了‘急病’消失的刘善长。

洛信原往里走了几步,意识到身后之人没动,回头瞥了眼。

“你那是什么脸色。人好好的,只不过调离御前,换了个司职罢了。”

梅望舒沉甸甸的一颗心终于缓过来,跟着进了东暖阁。

天子端坐暖阁之中,督促她早些睡下。

“天色不早,又散步消了食,该歇息了。这两日把你留在宫里,只为了三件事:少思,多吃,多睡。把你的气色养起来。”

梅望舒无奈道,“陛下如此形容……臣感觉自己像被圈起来养的猪。”

洛信原忍俊不禁,笑了起来。

“天下哪有像你这样,怎么养也养不胖的猪。”

梅兰菊竹四位女官鱼贯而入,将盥漱的银盆,温水,毛巾,篦子,牙刷子等物件,一一准备妥当。

自从天子亲政,梅望舒在宫中留宿的次数渐渐少了。但三五年前,几位天子近臣经常留宿宫中,轮流守卫少年君王。

他们这些留宿的外臣在宫中自有一套规制,也都是做熟了的。

她去隔间里洗漱一番,银盆里洗了脸,毛巾蘸水擦了手脚,再用牙刷子蘸着细盐漱了口。

隔间里罗汉床的被褥是昨日新换的,被褥里面塞了汤婆子,被窝里暖烘烘的。

金丝楠木隔断处的珠帘已经拉下,但原本就是装饰多过实用的物件,讲究个碎玉溅珠,哗啦啦珠玉撞击的声响极好听,遮挡不了什么。

梅望舒站在罗汉床边,手指搭在官袍右领襟口上,回头看了一眼。

外间灯火通明,将明堂中间的黑檀木大书桌映照得透亮。

元和帝坐在书桌后,手里握着一卷书,看得专注。偶尔翻过一页,提笔在边页批注几句。

梅望舒盯了片刻,见圣上始终不曾抬头,放下心来,迅速解开衣带,脱下官服,挂在床头,除袜脱鞋,钻进被窝里。

她动作慢悠悠惯了,说是迅速,也只是比她自己平日的速度快了三分。

等她打理自己完毕,将银线绣梅枝的厚实衾被拉到肩头,正准备拉下暖帐时,却敏锐地感受到一道视线。

外间坐着的洛信原不知何时早已放下了书,视线穿过碎玉珠帘,幽亮地凝望过来。

梅望舒吃了一惊,原本松松抓着被子的葱白指尖猛地攥紧被角。

又缓缓松开了。

“陛下怎么了。”她出声才发现自己嗓音绷紧,清了清喉咙,靠坐在床头,“可是还有事吩咐。”

洛信原突然间惊醒过来似的,收回目光,重新拿起书卷,翻过一页。

“都要睡下了,还有什么事吩咐。朕只是突然想起从前,似乎有段日子,我们曾经挤在一处罗汉床里读书。”

洛信原思索着,“那是哪年冬天?朕只记得天寒地冻的,我们早早就洗漱上了罗汉床,拿厚被子一裹,挤在一处读书。朕身上伤口疼,你骗朕说专心读书,读书读得入迷,就能忘记身上的难受。朕便忍着疼,磕磕绊绊地读书,读到后半夜,结果还是疼。”

“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梅望舒想了好一阵,才依稀想起是有这段过往,失笑。

“陛下那时才十二三岁?身上不舒坦,晚上就闹得厉害,臣没法子,只得瞎哄着。原以为经义文章枯燥,陛下读着读着就能睡下了,没想到居然越读越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