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门窗紧闭的正屋里,灯火摇曳,映照出屋里几个长长的影子。

梅望舒抓着裤管,瞥了眼对面君王的神色,便知道今天这关轻易过不去了。

京城十年,从未遇到如此局面。

她难堪地望向邢以宁。

邢以宁也很崩溃,站在桌边,看似捣鼓着医箱,眼神四处乱飘。

过了片刻,他下定决心,飞快走进内室,抱出一床素色锦被来,鼓鼓囊囊地堆在梅望舒身上。

“陛下要查看伤处,乃是对臣下的信重关怀,梅学士大方些,别羞赧得像个女儿家似的。知道你们文臣面皮薄,喏,被子拿去,给你遮一遮。”

梅望舒抱紧锦被,耳后升起一层薄薄的绯红,低声道,“多谢。”

只要能过了今夜这关,其他什么也顾不上了。

她拿锦被遮住大半个身体,窸窸窣窣地褪了下衣。

当日,两位小皇孙被人教唆,拿石头砖块掷伤她,小娃娃年幼不懂事,她并未放在心上。

但此时此刻,她却头一次懊恼起来,那小娃娃为何划伤的偏偏是大腿。

哪怕是脚踝,小腿,胳膊……都不会遇到今夜的尴尬场面。

虽然上半身依然衣着整齐,但素色锦被遮挡的腰下部位,已经布料褪尽。

她的脸颊,耳后,全都不受控制地飞起大片殷红,就连眼角也浮起淡淡的绯色,葱白指尖抓紧被角,把锦被牢牢按在身上。

邢以宁刚才那句‘大方些’,既是替她遮掩,也是暗中警告,沉甸甸地坠在心头。

她深吸口气,撑出若无其事的模样,把被子掀开一个角,受伤的右腿向软榻外伸了出去。

素绫罗袜依旧好好地穿着,严严实实地包住纤细的脚踝,脚踝往上,雪白光裸的小腿却完全袒露出来,迎面撞上一道端坐凝视的视线。

梅望舒只觉得浑身都烧起来了,自暴自弃地躺下去,拿被子蒙了头脸。

锦被继续缓缓掀开,露出一截白生生的大腿,坦露在君王面前。

在灯火的映照下,色泽润如暖玉。

光洁白腻、色泽如玉的大腿上,被绷带厚厚包裹,膝盖部位裹成了蚕茧形状。

——难怪刚才裤管死活挽不上去。

邢以宁过去,迅速用被子遮盖住多余部位,熟练地解开膝盖处层层包扎的绷带,将大腿外侧的深红划伤露出来,查探了片刻。

“划痕锐利,伤口不深但是颇长,还好清洁得及时,创口没有感染肿胀。“

他规劝道,“看起来外部收了口,但内部的肌里受创,近期还是不要多走动为好。”

梅望舒在被子下点了点头。

邢以宁带了不少宫里的上好创伤药来,不知用了哪种,敷在伤处,冰冰凉凉的。

一股清淡的冷香传入鼻尖。

药香混合着正房里主人惯常用的白檀香,极浅淡的香味飘散开去。

不愧为御医之首,邢医官下手动作既轻又快,比嫣然包扎伤口的速度快了数倍,绷带一层层仔细扎牢,打了个漂亮的结。

他把锦被拉起,盖住了所有的裸露部位,催促道,“好了。梅学士整衣衫吧。”

被褥下响起了窸窸窣窣的穿衣声。

邢以宁去旁边面盆洗好了手,回来询问,“梅学士的伤势已经查验完毕,陛下还有什么吩咐?陛下?——陛下?”

笔直端坐在太师椅上的洛信原,浑身一震,似乎从沉睡中猛然惊醒般,沙哑地应了声。

“既然伤口敷了药……退下吧,让雪卿好好休息。”

邢以宁应了声“是”,还站着没动弹,洛信原自己却猛地起身,大步出去了。

出去得太急,撞到了太师椅,在地面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梅望舒在被子里窸窸窣窣地穿戴整齐,将被子稍微拉下来一点,还是遮盖着口鼻,只露出一双黑曜石般的乌亮眼睛,谨慎地往四下里瞄了一圈。

邢以宁背好医箱刚要